您所在的位置: 温州民盟 > 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

我与民盟

——纪念温州地方组织建盟65周年
http://www.wzmm.gov.cn    2011年04月29日 16:43:19    来源:    字体:

  民盟温州医学院委员会 汪宋宝

  我今年已经九十五周岁,从1953年秋加入民盟,迄今已半个多世纪了。入盟以后,带给我在政治上、思想上、学术上不少激励和挑战,抚今忆昔,作为一个老盟员,我感到骄傲和愧疚,它给我很多教育、培养和锻炼,而我对它回报、贡献太少。下面我写下几片断,聊作温州地方组织建盟65周年纪念吧!

  一、我的入盟和反右运动。

  解放前,我执教于上海江湾国防医学院,1948年底该校迁往台湾。1949年初,杭州解放,经当时在浙大学院执教我的老师李茂之介绍,我受聘于浙江省立医学院任职,那时是军管,黄鸣驹教授任院长,秋季开学,我的专业是生理学,而该科仅我一个是专职,集行政与教学于一身,代理科主任,包揽全科工作,编教材、购设备、培养教副人员,给几个班级上课与实验,忙得热火朝天。直到1953年秋院系调整,浙大医学院与浙江医学院合并,人力物力大大增强,李茂之老师任主任,因此我有更多时间参加政治学习,当时学校除党组织外,仅有民盟组织,而李老师就是盟组织领导人,他给我许多资料如盟史、盟章等等,使我了解到民盟是早在解放前成立的,以高级知识分子为核心的革命政治组织,一直是共产党的亲密战友。在李茂之教授介绍下,我正式加入盟组织,首次参加浙江基础部盟员学习。由于那时政治运动很多,所以我们学习也很抓紧,按时定点进行。李茂之教授后被任命为省盟主委。1955年秋,我被选任浙医总工会(包括浙一医、浙二医、几个保健院、妇女保健院及院本部五个部门工会)主席,就任不久,就有上级部门来文件及召见,要工会协助党内整风,开展大鸣大放。我们讨论,决定开办一个不定期刊物,名为“鸣放园地”,由我撰写一篇创刊辞,要求全院员工,帮助党内整风,提出合理建议,通过“园地”,提供上级组织整改的参考。因为我将出席全国教育工会第二次代表大会,所以把这一工作交给副主席储教授负责。1956年,我代表杭州高校教育工作者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二次工代会,朱德委员长亲自来做报告并和我们合影。等我回杭后,反右运动已经开始,全国各地从中央到农村,揪出一大批右派分子,其中以民主党派最多,这使我大吃一惊。医学院内,也就以“园地”上鸣放的材料,揪出一批右派,连负责党“园地”编辑的储教授亦被划成右派,真使我触目惊心,这是入盟后第一次对我考验。我认识到旧知识分子,只有思想改造好,坚持原则,坚定跟党走,才能为祖国的建设建功立业,做一个好盟员、好教师。

  二、告别西湖,筹建温医。

  1958年,在全国大跃进形势下,浙医(现改名浙大医学院)受命筹建浙江第二医学院,定点温州,后更名温州医学院,我被调往筹建新校,到温共有65位创业者,分二批来温。作为浙医总工会主席,我是第二批带队者,我们告别了美丽的西湖,举家南迁至温州,开始第二次创业。建校之初,百废俱兴,一张白纸可以画起最美丽的图画。开办当年即招收了180名医疗系新生,我受命任首届生理学科主任,又被选任首届温医工会主席,因此我的工作要从教师做到工友(那时科室没有工友),从教学做到保障全体员工福利生活(工会主要任务),全校筹建与招生同步,教学与基建并行,其困难可想而知。我在党和盟的教育帮助下,和全体师生一起,千方百计,尽心尽责,高质量完成任务。第一届学生于1963年秋毕业,这批学生不负众望,在卫生、医疗、教育战线上许多人都有出色成就。建校四十余年来,学校已成为浙南医疗、教育、科研中心,现设有三个博士点,二十余个硕士点,已成为国内重点学府,国际知名院校。

  三、五颗种子,开拓温医民盟。

  1958年以前,温州盟组织主要由各中学盟员组成,温医是温州第一所最早建立的大专院校(虽然当时尚有温州工学院、师范学院、农学院及水产学院同时建立,但不久均被撤消)。来温支建的65位员工中,仅有六个盟员,他们分别是临床系眼科的缪天荣和妇产科的吴性慧夫妇,基础医学部生理科汪宋宝、解剖科陈同丰、生物科章菊明和组织胚胎科尹通保,由于尹老师来温不久即调行江苏南通医学院去了,实际只有五颗种子。当时我们组成一个盟小组,从1959年起就推选我为小组长,直到1966年文革为止,我负责对内定期召开小组会,对外与盟市委联系,参加盟市委组织活动,当时市盟主委是温一中校长金嵘轩,他是温州德高望重的老教育家,每次开会都是他亲自主持,但也年岁较大,许多活动都由副主委魏忠老师协助开展活动,盟市委对温医盟组织十分关怀和支持,当时就推荐吴性慧老师为省人大代表,缪天荣老师为省政协代表。从1963年起,盟组织推荐我任市政协委员直到第四届政协结束,当时我参加政协教育组,曾多次到基层及农村学校调查研究,提出报告,每届出席政协会议都积极撰写提案及建议。其中我还记得有两次较大提案:一是我家住在山前街,靠近当时清明化工厂,该厂烟囱林立,烟雾弥漫,还包含着有害的气体,晚上工厂作业生产噪声很大,影响附近居民,当时我曾提案要求迁往郊区,以后果然迁出,一个污染十分严重的工厂从而成为人民休闲乐园——马鞍池公园,只有广场中心,留下一个彩色大烟囱,作为标志供后人凭吊。另一提案是在兼任温州教育学院生物系教师时,该校显微镜及教学模型都要向师范学校借用,我提出建议,如果两校合并,在人力、物力上互补,可节约经费,扩大教学成果,此一提案促成了以后两校合并成师范学院。温医民盟在院党委领导下及盟市委大力支持及指导下,发展很快,目前温州医学院总支下辖5个支部,共有87位盟员,经常性开展参政议政、社会服务、文艺活动等多方面工作,希望今后在盟市委的领导促进下,能取得更大成绩。

  四、耄耋抒怀,情深意切。

  光阴荏苒,今年我已九十五周岁了,我终生从事教育事业,曾获得中国生理科学会浙江分会从教四十年以上荣誉证书及浙江省教委颁发的高教任教三十年荣誉证书。自入盟以来,我多次参加市政协参政议政及盟组织的学习和活动,在党和盟的教育下,我积极为祖国教育事业添砖加瓦。例如在浙医及温医,我二次组建了学科教研室。半个多世纪来,我热爱民盟,特别怀念当初的温医的五颗“盟种子”,建校初期学校规定周末下午是党团活动日,我们每二周都有一次学习会,五人一起,清茶一杯,对当时学校中心任务、国内外重大时事,都有学习、有记录,并向党委汇报。我经常参加盟市委会议,当时的盟市委骨干吴性慧和缪天荣夫妇可惜于2005年相继辞世,使我痛失两位良师益友。我虽已耄耋之年,依然对盟情深意切,我对盟市委的希望是:(1)加强组织建设。要经常下基层了解情况,推动工作。温州盟组织,我想应该由各中学为重点,逐渐转移到以温州高校为重点。以我所在的温医本部盟小组为例,几年来没有发展盟员,退休盟员占了一半,工作难以开展,势必形同虚设。(2)培训骨干,加强宣传,提高盟员素质。民盟是一个政治组织,许多新当选盟干部不知盟史、当前任务以及肩负责任,加以工作忙,就听而任之,无所作为,敷衍了事,盟员之间一年难得碰头一次,丧失了凝聚力。希望通过举办纪念民盟成立70周年和温州地方组织成立65周年系列活动,让盟员们接受深刻的盟史教育。(3)各基层盟组织,要根据自身专业和中心工作每半年或一年拟定工作计划上报盟市委,各单位之间还可互相交流经验。过去温医和温师也曾全体开会交流,互相促进,这些优良传统不能丢。衷心祝愿温州民盟更加富有朝气,不断开拓盟务工作新局面,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民盟温州市委会版权所有 温州网提供技术支持

办公室电话:0577-88246166 E-mail:wzmmbgs@sina.com

浙ICP备09005131号